Melamine.

周吹。

周泽楷|队长

今安在:

周泽楷生贺,爱小周。


一个刘皓和江波涛互换位置的脑洞。




“你要小心刘皓这个人。”方明华道,“可真是能说会道,一张嘴,统顾全局的是他,力挽狂澜的也是他,抢功劳就算了,偏生还要装出一副老实样——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吗?”


周泽楷安静地听着,眼睛却盯着电脑屏幕,回放的比赛中,神枪手矫健的身姿一骑绝尘,枪炮师的流弹毫不留情地朝他倾斜,还有战斗法师及剑客呈包围之势,而他的队友在不远处,措手不及地呆愣着——非常危急的形势,差一点点一枪穿云就保不住了。


但刘皓毕竟还是赶了过来。


“他喜欢就随他吧。”周泽楷小声道。


“他可是抢你功劳,”方明华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别老是这么好性子。”


“他确实做到了,”周泽楷坚持道,“及时的救援。”


“我不是要否定他的作用,”方明华叹气道,“我是觉得他心有点大,凡事都想占个鳌头,这可不是一个副队该做的事——他的表现要配得上他的夸耀,这样才能服众呀。”


“他能配合好,已经足够了。”周泽楷道。


门外的刘皓拳头捏紧又松开,像是被扇了一耳光。




实际上他并没有配合好,刘皓想。


在经历了又一次惨不忍睹的团体赛后,轮回一帮人死气沉沉地接受记者们的赛后采访,刘皓习惯性地为战队的表现找借口——上次比赛的精力消耗,对手的特殊针对——说一半周泽楷出声打断他的话:“没配合好,是我的失职。”


“抱歉,辜负大家的期待。”


台上的队员及台下的记者,乃至不远处的粉丝,齐齐地松了一口气。


想找的话借口有千千万万个,但是大家并不需要这种虚假的借口啊,大大方方地承认错误有那么难吗?很难。


尽管承认的同时也背负了痛苦,但自那刻起,这份错误不再是阻碍你前进的绊脚石,而是踩着这份血泪中得到的经验,继续坚定地朝向胜利。


下了台,刘皓干巴巴地开口想辩白两句:“我······”


“赢了你怎么说都行。”周泽楷道。


“所以要一直赢啊。”


刘皓愣了愣,慢慢地低下头,“我明白了。”


他的借口渐渐的也少了。


实际上他有关副队的工作都做得不太好,唯独配合这件事,好像能做好一点点。




轮回的队伍,赢的越来越多,输的越来越少。




当然有时候也有些不甘心。


第八赛季刘皓第一次入选全明星,排名第20位,这原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和排名第14位的第一魔剑士江波涛相比,又不得不让人憋屈——明明对方也不是技术很突出的一位选手,却处处压着他这个大一届出道的前辈一头,实在让人不爽。


“有什么了不起啊,要是我在嘉世这种豪门队,有个从不露面的队长,肯定做得比他还好。”刘皓翻看微博上的那些不要钱似的溢美之词忿忿地嘀咕道,“换他来一人战队刷个存在感试试,能不能进全明星还要另说呢!”


”是我的错。“周泽楷路过听到,朝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一句话,倒让刘皓有些发窘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刘皓急急想解释两句,“轮回很好,真的很好,就是——”


周泽楷看着他,目光澄净。


和一个真诚的人呆一起,真是连找借口这种事也显得卑劣不堪起来。刘皓想着,叹了一口气,终于坦荡地看着周泽楷:“我就是有点嫉妒。”


有的人,生来就是主角命,长得帅技术高,连不善言辞这种当队长的致命缺陷,也无损他的超高人气和在轮回的威信地位,就连嫉妒他,也变得像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


比如此刻周泽楷局促道:“我,我才该嫉妒你啊,会说话,冷静、配合好······”


要怎么继续嫉妒这么真诚的一个人?刘皓一下子笑开了,又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掩饰般地挠了挠脸。




全明星赛在嘉世如期举行,嘉世的队长也一如既往的不露面,江波涛和苏沐橙搭档上场,和主持人配合默契,博得满堂喝彩,结果表演结束回后台,一众职业选手在休息室逮住窝沙发上吸烟的嘉世队长。


“小江啊,趁早把这个老不羞的赶出去,像这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无耻之徒,留着只会败坏队里的风气,简直是嘉世的毒瘤!”黄少天拍了拍江波涛的肩,一脸咬牙切齿。


“怎么会,”江波涛笑笑,“队长可是我们嘉世的核心,就不说三次联盟总冠军、三次最有价值选手称号获得者,光是斗神的名号,就够其他队干瞪眼了,我们嘉世都恨不得把队长当菩萨一样供起来,赶出来便宜其他队?想都不要想!”


“哇哇太恶心了,恶心得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张佳乐一脸恶寒,“叶秋你听到这么吹捧的话就不脸红吗?”


“有点,”叶修承认道,看向江波涛,“下次夸我就说三次总冠军好了,咱不整那些虚名。”


“是,下次注意。”江波涛憋笑。


“还有没有人管管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啊。”张佳乐冷漠脸。


“三次冠军啊······”刘皓几乎没在私下接触过嘉世队长,此刻不由仔仔细细地打量沙发上的人,有了冠军光环的加持,那普通的身形也变得高大起来。


“我们也会拿冠军的。”一旁的周泽楷突然道。


刘皓转过头看他,周泽楷的唇抿成一条坚毅的直线,他鲜少开口说什么鼓舞人心的话,可每一句说出口的,他都会让它变成事实,又可靠,又安心。


“当然,冠军会是轮回的。”刘皓应道。轮回有个这么强大的队长,有他这个可靠的副队,还有那么多优秀的队员,前途一片坦荡的光明。




冠军,轮回。




取得冠军的那天晚上刘皓做了个梦。梦里的他加入嘉世这只老牌战队,被厌恶钻研的队长斥为心术不正,年少的他躲在房间里难过了一整夜,第二天顶着众人各异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去训练,他的心肠渐渐冷硬,所有看不起他的人,他通通要踩在脚下,他赶走了嘉世的队长,又被嘉世扫地出门,如果我能遇上个脾气好一点的队长就好了。刘皓想,他毛遂自荐地去敲轮回的门。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有一个很好的副队了,轮回的人道,而且一点也不打算换掉。


于是他去了呼啸,队长唐昊是个强硬说一不二的人,于他而言天敌般的存在,哪怕他小心翼翼地讨好他,努力地维持自己良好的形象,唐昊仍是毫不留情地在采访上指责他的失误。


可惜他遇不到。


可是他遇不到。


在这不算短暂的职业生涯中,他没有信任他的队长,只有他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了好长一段路,在梦里,他过着另一种惨痛的人生。


接着刘皓就被吓醒了,他坐在床上大口喘着气,月光笼罩着房间,到处一片朦朦胧胧,分不清真假。他忽然之间无法忍受这片黑暗,伸手想开床头台灯,却摸到了轮回队徽冰冷的轮廓。


他紧紧地抓住队徽,边缘的棱角戳着他的手心,锐利的痛,他不顾一切,把队徽按在胸口上。


他松了一口气,小声地安慰自己,这才是真的。




刘皓爬下床,去敲周泽楷的房门。


“睡不着?”周泽楷开了门,好脾气地问道。


温暖的光线从他身后投过来,周泽楷站在万丈光芒中,英俊温柔得好像电视剧中的救世主。


“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很好的队长?”刘皓哑着嗓子问道。


周泽楷愣了愣,那些从出道起一边夸奖着他的技术一边惋惜他与队伍配合不当的报道,那些“一人战队”称呼下队友复杂的目光、踟蹰不前的步伐不期然地在眼前浮现,周泽楷沉默了会,自嘲地笑。


“没有啊。”


“哦。”刘皓的眼眶有些潮热,他看着周泽楷,看着他的队长,看着他的救世主。




“他们瞎了眼。”他说。



评论

热度(275)